【我的驻村故事】下乡驻村

到2018年1月,我已毕业半年多,但对于外面的世界,我却是一个初出茅庐的“社会人”。我对近年来全国进行的脱贫攻坚工作一无所知,但公司党委决定让我到东川区拖布卡镇安乐箐村驻村扶贫,我响应号召,带着满腔的热血和好奇出征。公司也为我的出征给予了 充分的后勤保障和支持,使我安心地来到了这片新的土地上。到了东川,映入眼帘的是高山, 却没有森林覆盖,一片枯黄,和我的家乡非常不同。几百人的工作队在一起开会作了动员, 然后带着行李入住村委会,这好像是一 瞬间发生的事,当坐在村委会办公室里相互介绍了才发现,是真的开始新的工作了!

硬件小能手篇

工作入手从填表统计开始,重复不断的填表再统计,当得知需要统计群众的鸡鸭鹅、猪牛羊毛驴的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我下乡驻村是真的开始了。而在其中,我突然成了安乐箐村村委会的“硬件小能手”,随着工作队的加入,“老化”的村委会被注入了新鲜血液,尘封已久的电脑被搬上了办公桌。接网络、连电脑、装打印机,我都成了 “小专家”,打印不了,金玲,帮我看一下;表格改不了,金玲,帮我看一下;这个公式不会用,金玲,帮我看一下。后来成了不懂电脑的村干部“小助手”,“金玲帮我录一下这个表格;金玲,帮我打份证明出来;金玲帮我改一下这个方案”, 再后来被领导委以重任,掌管安乐箐村“财政大权”,报账的事肯定免不了,会计、出纳样样来。后来镇上遇到其他战友,大家会说知道轨道公司的卞金玲,只是不知道人,新的遇见新的介绍就成了 。“对,我就是那个在群里活跃的轨道公司的卞金玲”。而我也开启了下乡驻村工作.

邻家女孩小金玲

下乡驻村工作是从农危改工作的收尾开始。农户新房的装修、入住成了大家的“心病”,与小炉山叔叔阿姨们的拉锯战就此开始。在包村领导的安排下,为每户农户制定装修施工进度图,而我需要成为那个“包工头”。到每家每户查看施工进度,记录的信息详细到今天哪家早上刷了哪一面墙,还差几面墙未粉刷;今天哪家装了窗户,还有门没装。每天早上、每天中午、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施工现场,督促大家“再快一点,你们再快一点好不好”。因为跑得勤,某某大爹喊成了某某大哥,某某大妈喊成了某某大姐;因为跑得勤,农户们从开始的“领导又来视察工作了”变成了“小金玲又过来瞧房子啦”;因为跑得勤,从开始的“来跟我们吃饭,不吃不吃,才吃了早点呢”变成了“来跟我们吃饭,大姐,少盛一点,来点酸菜豆”。因为跑得勤,小炉山在家的从老到少每个人都知道有个讲普通话的胖姑娘叫小金玲,后来熟悉了催入住都是“金玲,你明天别来了,我后天肯定就搬进去了 ”、“小金玲啊,大哥家也就这些东西,搬完了你别来催啦。”“金玲啊,我们在赶工了,肯定会按你说的日期搬呢”。“日访十户”的工作制度下来,每次入户就成 了“金玲又过来啦。”“金玲,今天又要来整什么了 ”。我这个讲普通话的胖姑娘对小炉山的农户来说,会不会讲方言不重要,意思没听全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每天都会到一个农户家里了解情况,打工、上学、身体状况、家里的猪鸡牲口事无巨细的聊一遍,聊完之后会把大家拉家常或者专门提出来的问题一一反馈到村委会,能解决的都在第一时间答复或者解决。今天解决了赵三哥家过高的医疗自负费用报销,明天解决了毛大哥家的公岗申请。有了新的政策会在第一时间带给大家,宣传政策 不分时间、地点的进行。张大爹办事要打证明,“你不要跑去村委会啦,明天我给你打了带过来”;赵大妈要交病例证明,“你不用跑去村委会啦,我明天过来找你拿”。刚开始大家都说你这个城里的小姑娘到我们这大山里来肯定不适应,后来看到我对小组的熟悉,说的都是“金玲倒是成了小炉山人啦”。做群众工作不是都那么容易的,入户过程中被大妈拉着手哭诉困难,被大哥凶巴巴的“河东狮吼”都是常有的事,而唯有负责任最能打动人心。事关利益会让大家变得计较,甚至犯糊涂,该吵的架吵了,该办的事也一点都没落下。你的细心、认真负责他们都会发现,他们也会体谅。我可能比别人多付出了一点点时间和精力,而百姓回馈我的是无数的信赖和真诚,他们的回馈让我一生珍惜。他们说你们到这里来工作就像当年的知青下乡, 我虽然没能知道当年的知青是怎样下乡工作,但我没有辜负此次难能可贵的机会,我把我的一腔 热血都挥洒在了安乐箐,毫无保留。我感谢遇到的所有队友,遇到的所有可爱的群众百姓,我把我的故事写在了这里,这片美丽的土地上。在这些岁月里有千千万万个我,无数优秀的前辈们,在这里写下了千千万万个故事,也希望在千千万万个我们的努力下,这片干涸的土地开出更美的希望之花。



Baidu
sogou